夜宴

【茨狗】 现代paro 黑社会茨×法学研究生狗 he

一、 

       大天狗理了理桌上堆的乱七八糟的文件,已经四点了,黑晴明导师又没有来。自从前几天导师给他布置了一个课题后,就几乎没有见过了,听说在忙着完成大义。大天狗诽腹,跟大义有关怎么能不带上我,等导师回来要跟他好好理论理论。正好昨天答应了要去帮青行灯一个忙,现在回去洗个澡吃顿饭休息一下还来得及。 


        青行灯在一个多月前闲着没事开了一家酒吧,生意倒也还算不错,只是不太满意调酒师,一连换了四五个也没找着中意的,只能来拜托大天狗。虽说大天狗现在一脸精英样,做研究时还带着一副暗金色圆框眼镜,但也年少轻狂,曾和源博雅混迹于闹事的街区,尤其是各种酒吧,扬善除恶、匡扶大义。没错,非常之中二。因此,大天狗的调酒技术日渐成熟,深得青行灯的心。 


        大天狗换了身更加休闲的着装,穿了双舒服的运动鞋,按照青行灯给的地址,那家酒吧离自己住的地方并不远,走过去也不过十几分钟。到了门口,大天狗并没有直接走进去,而是在门口迟疑了一下,嘴角带点抽搐。这酒吧名字叫大江山?这是什么中二的名字啊,青行灯难道还处在叛逆时期么?


 “大天狗你站在这干嘛呢,快进去吧。”青行灯踩了双细细的高跟鞋,哒哒哒地赶到酒吧,在门口遇到了大天狗。


 “嗯。”大天狗压下了心中的疑问,随着青行灯走了进去。 


  酒吧还没有开始营业,几个服务员正在打扫卫生,青行灯一一介绍。


 “这是小蝴蝶,这是小兔子,那个是小觉,搬东西的是小黑小白兄弟,台上正在调吉他的是这儿的驻唱妖刀……对了,带你认识一个重要的人,萤草你过来,”青行灯朝边上正在玩手机的一个小个子女孩喊道,“嗯,这就是我们这儿的保安队长,你要是遇到挑事的或者骚扰你的,找她就行了。” 


看了看个子小巧、笑的一脸天真的女孩,大天狗有一秒钟的呆滞。


 “你好,我是大天狗,新来的调酒师。”


 “你好啊,以后就是同事了,有什么麻烦尽管找我。还有叫我草总就行了。”


 大天狗:……


 “走吧,去吧台那边看看,我让夜叉带带你,先熟悉一下。” 


“哟,灯姐,你这是哪儿找来的小白脸,长得还真是俊俏。”这个一头紫色长发,穿了件深v短t恤,胸前挂了好几串链子的男人朝青行灯暧昧一笑。


 “别贫,这是我朋友,好不容易请来的调酒师。你带他几天,到时候你也不用一个人忙了。还有,你别打他的注意!” 


“行行行,灯姐你都发话了,我哪会不听。”夜叉耸了耸肩膀。


 “好了,我去其他地方看看,走了。” 


二、 

        大天狗在酒吧实习了快一周,对工作流程和内容也全都了解,现在已经可以持证上岗了。 今天青行灯没有来酒吧,说是有点私事,让大天狗和萤草多看着点。不过有萤草这个超级保安在,实在是没什么可担心的。


        今晚的生意也是一如既往的好,忙了好一会终于得了个空闲可以休息下,没想到吧台这边又来个人。


 “来杯威士忌,别加冰。”来人头也没抬,只气鼓鼓坐在椅子上,嘴里嘟哝个不停,“那个女人居然去挚友面前告我的状!挚友也真是的!还为了那个女人跟我吵架!我还不是为了他好……”边说边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再来一杯!” 


就这样,大天狗整晚看着眼前这个人一杯接一杯地灌酒,嘴里还碎碎念个不停。只是酒量再好,也禁不住喝这么多烈酒,大天狗正这么想着,果然就看到面前的人毫无预兆地倒在了吧台上……


 “看什么呢?你下班时间到了。”夜叉走上前来拍了拍大天狗的肩膀,视线落到了吧台上倒着的人“啧,这个家伙今天怎么喝成这样了…”


 “你认识?” “嗯,灯姐朋友,也是这儿的常客。我打个电话问问灯姐吧……喂,灯姐是我,茨木那家伙在酒吧喝醉了,谁来接他么?什么?我送回去!不行啊,我等会还要跟我家亲爱的去吃宵夜。而且他家跟我家是反方向的!大天狗?……行,那我挂了。”夜叉把手机放进口袋,朝大天狗狡黠一笑。 


大天狗眉头一皱,感觉事情有些不简单。


 “青行灯说茨木,就是这家伙,跟你住同一个小区,麻烦你把他送回去,人情她就帮你记着,算茨木头上。地址发你手机了。”


 “……好。”既然青行灯都这么说了,大天狗也没有拒绝的道理,反正也顺路。


把睡的迷迷糊糊的茨木搭在肩膀上,慢慢挪出了酒吧,幸好还知道走路。在门口打了辆车,好不容易把茨木送回了家。 


                                                      ———— TBC … 


现在没有你们想要的醉酒play(・ω・)ノ 

这应该是是个中篇,剧情偏日常,可能会加个案子什么的?还没构思好,所以更文应该会比较慢,追文需谨慎……

【茨狗】没啥标题,就是个随笔 he 




本来只是想写写我家狗子的,没想到写着写着就往茨狗发展了……所以前面铺垫有点长,大家随意看看 


人物是网易爸爸的,ooc是我的


封面借用的是一位太太的图,见左下角水印 






大天狗是这个寮里最早的一批式神,仅次于雪女的骨灰级元老,最受寮里晚辈尊敬的大妖。这个阴阳师虽然不算太非,但并不是很肝,所以寮里从一开始就重点培养大天狗,仅有的黑蛋,最好的御魂,商店的新衣服,全都优先给大天狗用。尽管如此,大天狗的能力也只是勉强及格。由于寮里只有他一个输出,御魂、觉醒、探索、妖气封印等所有战斗,都需要大天狗出战。



 这个寮里的式神日子过的都很是清闲,除了主力大天狗和时刻递火的座敷,其他的只需要在特定情况下出战就可以了,甚至有的式神自从来到了这里还没有上过战场的。


 “大天狗大人日日都这么忙碌么?”姑获鸟抱着怀里的黑白童子问道。姑姑很晚才来寮里,还是那个阴阳师东奔西凑合出来的。 


印象中好像是这样的呢,”二口女歪了歪脑袋,在回忆着什么,“我比大天狗大人来的稍早一些,还记得初期是我和雪女姐姐轮流带大人升级的。是吧,雪女姐姐?” 


“嗯。”雪女淡淡地应了一声。


 萤草挥舞着手里的大叶子,兴奋地说道:“我是大天狗大人带的第一批式神!亲眼见过战场上的大人是何等的强大,羽刃暴风所过之处,非死即残!这样的力量让人不能不敬畏啊!钢铁一般的羽翼… …” 


众人纷纷扶额,又来了,果然是一个吃攻击的奶妈,有一颗沉迷输出的心。


“可是平常在寮里见到的大天狗大人很和善啊,还会经常吹笛子,不太能想象到在战场上的样子。”桃花妖托着腮,有点好奇。


 “那是因为你还没有和他一起作战过啊,桃。” 


“啊,是博雅大人回来了。只是今日为何回来的这样早?”桃花妖问道。


 “那个阴阳师和大天后做完悬赏后就急匆匆地跑到仓库去了,御魂都还没来得及打。”博雅顿了顿,“嘛,得了片茨木童子的碎片。” 


“大天后大人还是没有放弃等他回来啊……”雪女冰冷的语气中带了点无奈。


 一时间庭院里安静了下来。 





仓库内 


“狗砸,我仔细想了想,要靠抽卡带回茨木是不太可能了。”


 “阿爸的意思是要凑碎片?” 


“嗯,现在也只有这样了。放心,我一定将他给你带回来!” 


阿爸内心:谁让我萌了你们这对cp呢QAQ 


第二天,那个阴阳师开始在寮里要起了茨木碎片。大家表示很惊讶。 “阿爸,你怎么在寮里要茨木碎片,真的会有人给么?”萤草依旧举着她的大叶子,用看智障一样的眼神看着那个阴阳师。


 “这个我自有办法。”那个阴阳师也不恼,只用折扇轻轻敲了敲她的头,神秘一笑。


 让大家更惊讶的是,真的有人天天给他们家阴阳师捐碎片。看来不过四十几日,就能结束这漫长的等待了。



 这一天,大天狗早早地就候在了自家阿爸门前,想必彻夜未眠,眼底是可见的疲惫。那个阴阳师一开门见到他,也没有意外,仅是拉了他疾步向召唤室奔去。



 那个阴阳师从中间的架子上取出一个沉甸甸的木盒子,上面雕满了繁复的花纹。大天狗深深地看了一眼这个装满了碎片的木盒子,古井无波的眼底泛起了一丝焦虑。注意到了大天狗的情绪波动,那个阴阳师转过头轻声说了句“很快”。然后小心地将碎片倾倒在阵法中心,口中默念起咒术来。 


一旁的大天狗安静地看着,但内心的不安与紧张渐渐累积,拿着团扇的手掌心冒出细密的汗珠,不停地变换着拿扇的姿势。 霎时间召唤室内妖气弥漫,墙上的纸符无风自动,发出簌簌的响声,召唤阵的中心是刺眼的金色光芒,只听见一声清脆的铃铛响。熟悉的味道,来自于那个白发大妖。



 大天狗的思绪不知不觉中被那声铃铛响引回了第一次与茨木相见的场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嗯,铃铛声。等大天狗回过神来,仰起头,茨木早已走近他,比常人大了好几倍的鬼手温柔地摸着大天狗的金发,微微俯身,拉近了两人的距离。依旧是满含深情的眼神,和从前一样,注视良久。


 “吾爱,吾说过一定会回来寻你的。” 


“好久不见,茨木童子。”大天狗眼眶里闪着点点微光。我等到你了。 


———— end 




你们问阿爸去哪儿了,他念完咒语就出了,很识相的好嘛!而且他要去抱着小奶狗和空钱包哭一哭TAT